弹框文字
3s后该窗口消失
出井蛙蛙

【深度】中国原创高调进场,硅谷虎躯一震

资本·创业     发布时间:2018-02-25 10:29:06   来源:出井蛙蛙  http://www.cjww.com 30 662

摘要:

科技创新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尽管中国在个别科技领域,已经从追赶跃升到领跑,然而我们整体的科技实力与美国相比仍然有明显的差距。有关中美科技发展差距的原因分析,研究与论述已经十分丰富,但仍然需要有更深入的实质性分析。

本文通过作者在硅谷高科技产业 20 余年的实战经历,以及在中国多年从事科技研发与产业化的切身体验,力图从创新文化产业生态资本环境这三个关键点来分析比较中美科技发展之路,同时指出一个经过实践检验,切实可行的适合中国科技发展的“逆向创新”路径。


1

硅谷追求原创的创新文化

硅谷为何存有追求原创科技的现象和动力?

本质上任何经济体和个体,创新的动力都需要以成功为激励。在硅谷,原创科技给创新者带来最高的回报,久而久之,成就了追求原创的创新文化,而“山寨”变成非常为人不齿的行为。 90 年代,在互联网发展初期,投资界有说法,四家创业公司必有一家源自 Sun Microsystems 的工程师。 这些人普遍患有“原创症”( not-invented-here syndrome ) ,不原创毋宁死,刻意避免去做别人已经做过的事情。

在这样的原创科技文化氛围里, Sun 的工程师发明了 Java 编程语言和世界上最初的云计算系统,而该公司在互联网兴起的大潮里成为了业界的一个领跑者和获益者,股价一跃冲天。

Google CEO——Eric Schmidt

Sun 的 CTO Eric Schmidt 后来进入谷歌成为 CEO ,全面继承 Sun 的原创科技文化,更大力度地发扬光大,工程师五天工作日里,可以有一整天时间自由地做自己喜欢的创造发明,由此谷歌诞生了谷歌眼镜和自动驾驶汽车这样的原创黑科技。而这些前沿科技使得大企业始终保持竞争优势和持续增长,同时从华尔街诸如 Moody KMV 分析评级引诱的股价升值直接收益。

对于刚成立不久的初创公司原创科技基本上是生存之道。 Andy Rubin 在 2003 年创办了 Android Inc ,公司定位于智能手机操作系统。项目不到两年时间,被谷歌迅速并购,发展成为安卓系统。谷歌看中 Andy 的团队,正是因为他们是世界上第一个做基于开源 Linux 的手机操作系统。这样的故事在硅谷几乎天天发生, 创业者深知,初创公司的价值首先在于拥有原创的,大公司和其他初创公司不具备的科技秘器。山寨科技毫无价值可言。

对于从事研发的工程师个体,追求原创的硅谷文化因为塑造个体价值而深入人心。 在硅谷,同样是谷歌的员工,安卓的发明者或初始研发者,所受到的尊重远远高于公司高管。尤其是参与过安卓这样的成名项目,非常有利于其职业生涯的发展。 Chris White 当被人介绍时,“你安卓手机上的最早代码,就是他写的”,也绝对胜过名校博士学位的光环。

2

硅谷自成一体的产业生态

硅谷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高科技产业链。

特别需要强调, 这是高科技而非传统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 从地理分布上,从圣荷塞到旧金山的五十英里狭长地带,大致依次聚集半导体、芯片、硬件设备、系统软件、应用软件、新媒体、金融科技等不同规模的企业。硅谷产业生态自然包含有大学、研究院、科技地产、科技金融、科技人才、科技企业、创业孵化等国内园区常见的生态规划要素,但硅谷的产业链会经常被山寨者忽略,或者因为无法复制而有意忽略了

硅谷高科技产业链的存在,首先促成了高科技的工业化精细分工的科技产业生态,因此科技公司可以聚焦专注于高科技的一个细分领域。

进入谷歌之前的 Andy ,就可以专心致志地研发安卓操作系统,无需操心手机硬件怎样造,手机上如何看视频,如何看地图。这些事情有 Intel , Youtube , Google 担任各自的分工。安卓操作系统是手机芯片公司的下游,而应用软件 Youtube 又是安卓操作系统的下游。物理空间上彼此串门沟通,都不超过半小时的车程。因此,初创的安卓可以充分聚焦于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一件事,做到世界第一而被谷歌相中并购。

产业链存在的意义,其次就是产业链下游提供了目标市场,一项技术的产业化,就是技术走向产业链的下游。 在硅谷,产业化或许发生于隔条街的邻家企业。 Cadence 和 Synopsys 都是 EDA 领域的老牌上市公司,提供芯片设计所使用的软件,其产业化的目标市场,有附近的 Intel 等大批集成电路公司。

硅谷高科技产业链,不仅为科技产业化提供最贴近的市场资源,确保专业化精细分工,还是科技创新全生命周期运转的背后推手。从产业链宏观的角度,审视每一波科技推动的风口机遇,比较容易洞见和甄别创新机会。

十几年前移动互联网大潮来临时,产业链需要整体演进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第一波缺失的技术自然会落在基础设施层面, Andy 看到智能手机有个操作系统的缺口,就创办安卓来填补。随着苹果和安卓应用商店的兴起,产业链出现了第二波缺失,即移动应用开发工具, Jeff Haynie 于是创办了 Appcelerator 跨平台移动应用开发工具。 产业链进化中暴露了所需的创新点,有待敏锐的创新者捕捉机遇。进一步,产业链上下游的重组,重新洗牌,为创新点的发展壮大提供空间和养分。

安卓系统的成长,靠创始人 Andy 不可能达到今天的规模,产业化规模化的关键事件是谷歌进入移动互联网的产业链,通过并购安卓,打造了平台级基础设施,才会有日后的安卓应用商店,才会有日后的安卓开放式平台的辉煌。谷歌并购安卓,大企业并购新锐初创公司,给创业团队的项目退出带来成果。

3

硅谷技术至上的资本环境

硅谷的风险投资逐渐被公众所了解,大众对风险投资的认知,通常停留在高风险高回报的一些投资传奇。然而, 硅谷投资界真正独一无二之处,在于硅谷拥有全球数量最多,最富有科技创业实战经验的科技老兵投资人,这些基金合伙人并非来自华尔街的金融圈。

Marc Andreessen

a16z 基金的 Marc Andreessen 是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 Mosaic 的原创开发者,创办过硅谷上市公司 Netscape 。 a16z 代表了硅谷众多的投资机构,熟悉了解科技创新必须迈过的坑,深谙科技初创企业的成长规律,热衷于投资科技公司,并且彻底融入硅谷产业生态。

尽管投资的本质是趋利,趋最大利,但是硅谷投资界懂得最大利往往藏于原创的、有颠覆意义的科技创新。 技术出身的基金合伙人在硅谷的产业生态里,推崇技术至上,以行家、圈里人的姿态推动着科技创新。硅谷的资本环境相对最理解科技创新,有耐心,有胆识,也有资源。

a16z 每年发布一次独立研究的 16 个科技趋势,很专业地表明自己的科技投资立场,主动招揽对标的创业团队。资本针对原创的科技创新,具备很强的导向和推动作用。硅谷大量的有科技创业背景的天使投资人,能够远远在产业化之前,为了未来科技而投资。

Sun Microsystems 联合创始人 Andy Bechtolsheim ,早在 1998 年给创办谷歌的两位斯坦福博士生写下第一张 10 万美元的支票。 2012 年,清谷资本在人们普遍认为自动驾驶还是天方夜谭的科幻时节,给世界上第一家全固态红外激光雷达创业公司 Quanergy 投下第一笔种子资金。

4

中国的创新文化、产业生态、资本环境比较

当前中国的创新创业已经动员到全社会,相当普及,非常活跃。模式创新领域,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和资本的疯狂,也产出了摩拜单车和 ofo 的世界级模式创新领跑者。然而,原创的科技创新还不成气候。深究其成因,参照硅谷来比对,问题比较容易浮出水面。

创新文化方面中国并不匮乏具备原创能力的人才,而是缺乏激励原创的机制。一旦山寨科技比原创科技有更好的生存机会与回报,原创科技的生存首先就面临威胁。国内对于科研成果产业化,往往急于求成,追求立竿见影,短期就可产出效益的科技项目。其结果是极大促进应用技术的发展(通常在三年以内),却偏废了应用平台和核心技术(通常 5-10 年的研发和产业化周期)。

我们都很清楚,应用技术以集成创新为主导,汇集相对成熟的基础层技术,应用于某一垂直行业,产业化比较迅速。而原始创新,尤其是平台级技术与系统级核心技术,因研发与产业化周期太长,风险因素较多,普遍缺乏政策、市场、资本等方面的支持和响应,自然也就被打入冷宫。需要指出,尽管国家科技政策有各种名目的项目扶植基金,例如产业引导基金,然而基本上都是后向匹配的,也就是在实际操作中,看到产业化阶段成果才真正放款。总体看,我们的创新文化,还没有形成一个硅谷那样的大格局来激励面向未来 5-10 年的原创科技。

产业生态方面,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有非常完善的传统产业的产业链,例如深圳以及周边的电子工业的产业链,制造一部手机,不出深圳,一周之内便可落实一切上下游环节。但是现阶段国内还不存在硅谷形态的高科技产业链

清谷资本投资的云城科技是从硅谷海归的创业团队,聚焦于安全云存储的数据网关。按硅谷的风格,原创科技从初创便做到了世界领先,但是到中国市场发展,产业链的缺失严重阻碍了这项关键技术的成长。云城大客户诸如富士康和新疆边防,需要的都是整套的解决方案,产业链下游的系统集成商,技术整合能力远不及销售公关能力,导致云城必须亲自提供面向行业整体解决方案,把技术产品公司变成了项目外包公司,被迫向产业链下游沉淀。假如云城长期失去在原创科技的持续聚焦和投入,很快就会丧失技术的世界领先地位

资本环境方面国内的投资界对科技项目的关注才刚刚开始。 由于国内投资人基本上来自金融界和地产界, PE 下行为主,投资界普遍缺乏对原创科技的识别判断能力,加之缺乏产业生态的市场资源来支撑创新项目,导致原创科技公司的融资非常困难 。

云城科技融资时与国内一家知名大型投资机构接触,第一个被询问的问题就是当年的财务营收状况。显然这家机构还在惯性地使用 PE 思维来看待早期科技项目。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扶植基金,也是要看项目的产业化进程,市场化的基金则强调风口和赛道,整体资本环境都不利于需要 5-10 年研发投入和产业化的原创科技。硅谷常见的并购退出在国内势态还不成熟, BAT 等科技公司尚且没有达到通过并购解决原创技术和人才的快速积累,更不用提及其他有实力的上市公司。国内的资本环境 目前更偏向激励应用技术的集成创新,连同产业生态的下游沉淀现象,都在阻碍原创科技尤其是核心技术的创新文化的形成 。

5

逆向创新成为中国 发展

原创科技的破局之路

科技产业化,从技术走向市场是最常见的正向创新路径。逆向创新,则是从市场走向技术的逆转路径。

逆向创新首创于清华大学 ,将斯坦福大学推行的设计思维创新方法论,运用于中国的产业经济转型升级,强调创新源自产业,回归产业。逆向创新经过两年的实践探索,已经总结归纳了行之有效的原创科技的破局发展之路

逆向创新首先从产业生态问题入手 。针对缺乏高科技产业链的问题,利用清华和硅谷的资源优势,逆向地为特定的产业市场,定制化地打造微观产业链,如同一个放在鱼缸里的微观产业生态,再把“鱼缸”植入到产业市场的生态体系,从而保持维护了“鱼缸”里面原创科技的基本生长环境。

逆向创新的实践,从长三角地区的制造业开始。逆向创新的智库团队,深入调研了 100 多家工厂,从制造业的产业市场中发现了一系列工业智能的创新课题,例如用于质量检验机器换人的人工智能机器视觉课题。通过清华硅谷的高科技产业集群资源整合,打造的微观产业链包含了机器视觉与深度学习、三维 vSLAM 、低成本高精度激光测距、产品平台化所需的大规模定制的 PaaS 、全面质量管理和品控的 MES 模块、自动化产线改造等各项相关技术。

这些微观产业链中的科技公司,连同来自制造业的需求方企业,汇聚于“逆创工场”,开展协同创新,在数周到数月之内实现产业化。这样的高速产业化,适合国情,易于被市场接受。同时产业链里的原创科技公司,能够保持专注聚焦,维护巩固自身的世界领先地位。

逆向创新其次解决资本环境问题 。鉴于国内资本界普遍缺乏对原创科技的判断力,逆向创新规划设计了深度服务的业务,填平了技术团队与资本之间的鸿沟,为掌握原创科技的初创团队提供市场定位、 BP 策划、进入市场的首家客户、产品发展的技术和商业路线图、融资的策划与项目包装、组织面向科技投资的基金联盟并推介项目。

逆向创新从地面生长的项目本身就是落地的,由此国内投资界比较容易理解和接受这些原先看不懂的项目 。逆向创新在清华大学于 2016 年 11 月开始扶植阿丘科技,使其定位于制造业质量检验的工业机器视觉,提供首家工厂客户并指导其迅速实现产品原型,两个月内完成在工厂落地。 2017 年一月阿丘科技顺利融资 500 万天使轮,同年 12 月顺利完成约 5000 万( 800 万美元)的 PreA 轮融资。清谷资本除了持续在硅谷投资原创科技,也在积极与国内的投资机构合作,设立专注于逆向创新的人民币基金,通过领跑者的地位,提升资本环境对在中国发展原创科技的热度。


逆向创新通过同时有效地解决产业生态和资本环境两方面的问题,进而营造了原创科技的创新文化氛围,为坚持世界领先的硅谷团队回国发展,为清华等科研院校的一流科技产业化,打造了既可专注又可持续发展的生存与成长空间。从而实现了“顶天立地”的原创科技发展之路,顶天指保持科技的世界领先地位,立地指产业化符合中国国情,植根于中国的产业市场,从地下生长。而“顶天立地”的成功之路,将极大地促进追求原创的创新文化形成与发展。

      分享 
下一篇 :
出井蛙蛙

吉利澄清入股戴姆勒并非李书福个人,兴业银行或为幕后操盘手

资本·创业

文章来源:界面吉利集团有限公司(由李书福拥有、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管理)2月24日宣布,已通过旗下海外企业主体收购戴姆勒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戴姆勒”)9.69%具有表决权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交易属于公司行为而非李书福个人持

2018-02-25 42 1102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