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井蛙蛙

老人聚集的老家,春节彰显的老龄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资本·创业 2018-02-19 44 958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春运前15天,多达11.5亿人走上了春节人口流动的旅程,从大城市回到了老家,有些是三四线城市,有些是小县城,有些则是乡村,回到家里举家团聚,吃一碗团圆饭,品一锅热腾腾的水饺,如果条件允许再放上一小挂鞭炮,真是多少人回到童年的回忆。在我们感叹春节年味淡了,春晚一年不如一年好看的同时,有一个现象不知道大家发现了没有,这就是老人越来越多了。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春节彰显的老龄社会到底有多可怕。

一、老人聚集的老家

春节回家,在各个亲戚朋友大家欢聚一堂的同时,我观察到了一个现象,家里的亲戚朋友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人普遍都是都市一族,要不在北上广深奋斗打拼,要不在家乡省城寻求发展,虽然能够回到老家一起过春节,但是老家对于我们这一辈人来说仅仅是个挥之不去的乡愁,每年回家一两次,每次一个星期基本上就是对家乡最常见的眷恋了。

在家中的一次聚会上,在我看来年富力强的大舅拿着酒杯说出了一句:今年我也六十了……话音未落,我有种感觉潸然泪下,的确随着我们自己越来越大,家中的老人们是越来越老了,仅以我家为例祖父母们都已经跨过了八十的大关,即使是父母一辈的大伯、大舅也都六十多甚至将近七十,虽然爸妈可能尚未退休,但是也都是奔六的人了,看着满桌白发苍苍的长辈,一种有些悲凉的感觉从心中涌来。

祖父母、父母年纪大了,这种自然的规律自然无可逆转,但是问题却不止如此,更为严重的是老家几乎已经成为老人的天下,家中的年轻人都纷纷离开老家到北上广深、到省城去寻求发展,留守老家的只剩下老人了,因为从60岁老年人口的标准来看,即使是在我们看来已经是家中年轻一辈的叔伯长辈们也都进入了老年的状态,老家已经成为了老年人的老家,这恐怕才是我们最值得焦虑的问题吧。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按照上次人口普查的年龄迁移结构来进行预测的话,在城镇人口迁移中绝大多数都会是年轻人,到2050年农村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比例高达46.4%,相当于城镇2.1倍,其中农村空巢老人占比达26.1%,是城镇2.9倍。

二、可怕却不可逆的老龄社会

在这个老人的老家里,随着家中老人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机能将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下降,这个时候老龄化的问题将会日益严重,将会对社会带来巨大的压力:

一是养老金的巨大负担。今年年初,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养老金精算报告2018-2022》,根据基金收支预测,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每年的当期结余总额(当年度基金收入与基金支出的差)将出现先升后降的变化,从2018年的2776.6亿元一直增加到2020年的3291.2亿元,然后开始持续下降,到2022年降至2803.6亿元。未来五年,扣除财政补贴的当期结余,收不抵支的缺口会持续扩大。具体来说,在不考虑财政补贴的情况下,2018年当期结余为-2561.5亿元,到2022年为-5335.8亿元。面对着如此巨大的养老金亏空,如果当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婴儿潮都进入老年的话,中国养老金问题将会进入了一个让人细思恐极地步,这就是中国的适龄劳动人口(可以劳动的人而非年轻人)进一步降低,除了延长退休年龄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办法,以至于财政部科研所的专家都公开表示,养老金缺口将会成为重大的政府财政问题。

二是养老服务体系的比较滞后。相比于世界发达国家相对比较健全的社会养老和福利体系,我们的社会养老体系是相对滞后的,现有的养老院、敬老院包括医疗体系相比于我们日益增长的老龄人群来说是严重不足的,在现行的中国养老服务体系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今从事养老服务的人基本上都是相对收入不高并且学历水平不高的人群,有不少养老机构都表示即使用相对宽松的条件和相对较高的收入都难以招到合适的陪护人员,因为这种伺候人的工作在中国人心目中有着较为严重的心理障碍。再加上,老龄人对医疗需求的进一步增加,会导致养老服务体系的成本日益上升,未来养老支出将会成为家庭最大的开支之一。

三是不仅是没钱更是没人。一直以来我们都会觉得,养老问题是一个资金问题是一个政府财政问题,但是事情绝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政府的作用在于通过政策配置资源与财富,而中国所面临的问题不是资源与财富,而是劳动力,如果没有足够年轻的劳动人口,我们再设计精良的政策有落地的可能性吗?如果没有足够的就业和劳动人口养老金的缺口到底该如何弥补?根据中国2016年社保报告,全国城镇职工养老保险抚养比为2.75:1,其中广东最高为9:1,黑龙江最低仅为1.3:1。在广东地区由于流动人口较多9个年轻人供养一个老人,而黑龙江只剩下1.3个年轻人供养一个老人,这种问题在面临三四线城市或者农村与大城市人口比例失调的时候将会更加严重和困难。

在著名的儒学经典《孟子》中曾经反复强调: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今年春节我们看到,也许这个我们一直在呼喊的老龄社会远比我们想象中来的更早一些,如何解决恐怕真的需要我们自己来好好考虑了。

      分享 
下一篇 :
出井蛙蛙

如何看盒马模式 ----与吴晓波商榷

资本·创业

2月12日吴晓波频道发表了一篇署名吴晓波的文章:为什么他们对盒马鲜生说NO。此文看完有点莫名其妙?不清楚文章是在肯定大卖场模式,还是在批评盒马模式?不清楚文章是在推动线上与线下融合,还是挑起线上与线下的对立?不清楚文章作者是否看到未来线下企业需要+互联网改

2018-02-19 14 334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