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框文字
3s后该窗口消失
出井蛙蛙

扇贝跑路的秘密

资本·创业     发布时间:2018-02-17 18:11:38   来源:出井蛙蛙  http://www.cjww.com 34 1491

文 | 李淳

最近某上市公司的扇贝再次宣布跑路,在金融圈引发渲染大波,我作为前生命科学工作者,现金融工作者,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谈谈这个事情。算是我自己的一个独立调研。

2016年冬天,我去日本北海道度假。富良野寂静的雪地,函馆瑰丽的夜景,洞爷湖星垂平野的视界,都令我沉醉。当然,最让我流连的是札幌的二条海鲜市场,那里有比乌贼还大的帝王蟹,有现杀现做的海胆,有玲珑剔透的鱼子,以及扇贝。

北海道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扇贝,学名帆立贝,由于北海道古称“虾夷地”,所以又叫虾夷贝。虾夷贝和我们平时吃到的舟山或者广东扇贝不大一样,是长这样的:

端的是个大肉多,盘靓条顺。由下图可见,虾夷贝拥有硕大的闭壳肌,所以它开闭起贝壳来可谓虎虎生风,据估算,如果90万只虾夷贝同时开壳闭壳,足以引发一场小型海啸。

日本气象局的专家曾经提出过一个假说,2011年福岛地震就是因为东北部海域的扇贝集体扇动贝壳所致。后来日本人为了防止重蹈覆辙,改良了扇贝的养殖方式。过去的扇贝采用“串养法”,学名“垂下式”,即用绳子将扇贝穿成串,垂到海中养殖,便于统一管理与捕捞。

如上图可见,垂下式的优点是不用担心扇贝跑掉或躲起来,并且可以优化空间分配利用。但缺点就是扇贝能够通过绳索传递共振,一旦一只扇贝开始扇动,绳子上的所有扇贝都会予以共鸣,以彰集体主义。由于所有的绳索都互相联通,一传十十传百,最终这片养殖场的所有扇贝都会在同一时间扇动贝壳,造成巨大振动。------福岛地震和海啸也许就是这样来的,那里曾经有着全日本最大的扇贝养殖基地。

后来日本的绝大多数扇贝养殖基地都进行了改良,把垂下式改成了地撒式,通俗的讲就是放养。这下虽然给扇贝管理增加了难度,且有减产之虞,但是再也不用担心扇贝引发地震。对于日本这样一个位于地震带上的国家来讲,安全的重要性远在产量之上。

但我在北海道发现,这里的部分养殖基地仍然沿用着垂下式的养殖方式。下图为北海道的扇贝养殖方式分布,可见其东海岸均改用地撒式,而西海岸仍使用垂下式。

我就此事咨询过当地渔民,渔民说他们也不知道原因,只知道这是政府的统一部署。他们说,北海道西岸的扇贝产量明显高于东岸,这足以证明垂下式养殖的先进性。

我研究了一下日本地震带分布图,日本是个多地震国家,原因是其位于欧亚板块和太平洋板块交界。交界线在日本岛以东,所以东海岸的地震频率远高于西海岸。于是我得出初步结论:之所以北海道西岸采用垂下式养殖扇贝,而东岸采用地撒式,是因为东岸更靠近地震带,必须采用地撒式,避免扇贝集体扇动贝壳引发地震。

而西海岸离地震带较远,无需担心扇贝共振,所以仍采用养殖效率更高的垂下式。

但生物专业毕业生的直觉告诉我,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我注意到两个数据,2016年,北海道扇贝的总产量为6.3万吨,其中有70%以上出口到中国大陆。我计算了一下,也就是有4.4万吨的扇贝出口到中国。而另一个数据是,2016年北海道本地的扇贝消费量有3.2万吨。

这就很奇怪了,就算北海道的扇贝只出口中国,不出口到其他地区,那本地也只剩1.9万吨的结余。这凭空多出来的1.3万吨扇贝是哪里来的?难道北海道自己也进口扇贝不成?

带着这个令我辗转反侧的谜题,我在2017年的三月份再次来到北海道,这是北海道扇贝的捕捞季,无数的渔船在札幌的码头穿梭。我来到小樽码头蹲守,试图找到解开谜题的钥匙。

一天的捕捞是从凌晨3点开始,我完全不明白为何要赶这么早,既然是垂下式养殖,像钓鱼一样把绳子拉起来不就完事了。但我还是和渔民一样3点就来到了码头,北海道初春的寒风就像一把昭和年间的武士刀,有一种古老的凌冽。我用大衣裹住脸颊,一旁的渔民大叔嘲笑我脸嫩、娇气。他说这算什么,充其量只能叫做流动的空气,你是没见识过真正的海风。

到了清晨7点,第一抹晨曦已经染黄了码头的船舶和重型机械。这时我看到海浪明显增大,

风愈刮愈烈,船只随着浪涛上下起伏。我正欲开口,渔民做出了闭嘴的手势,让我侧耳倾听。

我听见“隆隆”的响声,厚重而空灵,仿佛从无限的远方传来,听得我直欲断魂。我问大叔这是什么东西,大叔说,西稳多四科棱。我都不知道这是英语还是日语,但我也不敢多问,怕大叔掏出昭和年间的武士刀捅我。

然后渔民们就此收工,这才不到8点,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他们相互吆喝,约着去居酒屋喝酒,从上午就开始一场宿醉。留下我在码头上傻眼不已,我冲大叔喊:扇贝在哪?

大叔回头看看我,意味深长地笑而不语。

说好的捕捞季呢?为啥不进行捕捞?从3点到7点整整四个小时,渔民们除了直直在海边站着张望,啥都没做。当他们听到那隆隆的响声,就像听到下课铃声一样准时收工。

一连半个月每天都是如此。我都快被冻成面瘫了,仍然没有什么新发现。眼看假期就快到头,我不由得心急如焚。

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我比平时晚起了半个小时,当我无精打采来到码头时,发现渔民们的表情与往日不同,异常的肃穆,感觉就像在朝圣,又像是在迎接着什么。那隆隆的响声越来越清晰,仿佛音源已经来到了近海。

一个渔民突然大喊道:ki马西大!ki马西大!我掏出有道词典查了一下,这是日语“来了”的意思,而且是一种敬语。

渔民们纷纷涌到岸边,大声狂呼ki马西大!ki马西大!我从一个渔民手里接过望远镜,看见漆黑的天际线处有无数的暗流在涌动,似是有庞大的事物在靠近。我吓得差点把望远镜都掉海里,比划着问渔民:“哥斯拉?”

渔民白了我一眼,告诉我那是扇贝,一大群扇贝,不计其数的扇贝。

那是扇贝在迁移。

我从未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而且,扇贝原来真的会跑路?

等到天亮时,这一大群扇贝已经靠岸了,这时,渔民们终于开始了半个月来的第一次捕捞,准确说是扇贝自投罗网,一头扎进了早就备好的大网中。这大网绵延数公里,每个网眼里都拥挤着四五只扇贝,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这一网打尽下来,少说也有20万只。

一道闪电划过我的海马体,我觉得自己找到了那把开启谜题的钥匙。

原来北海道并没有进口扇贝,扇贝是自己跑来的!这1.3万吨的差额就是这样产生的!

我问渔民,为啥这些扇贝会哭着喊着跑到北海道来受人捕捞?

渔民说,它们没有哭着喊着跑来,它们这是在回家。就像倦鸟思归。

我问渔民这些扇贝是从哪里回来的?渔民警惕地盯着我打量,半晌后问我,你是哪国人?

我愣了一下,心想为啥讨论个扇贝还需要查户口?此中定有隐情。于是我没跟他讲实话,而是告诉他我是台湾人。

他紧绷的额头一下放松了,满面春风地说:“自己人!自己人!”

“这些扇贝都是产自北海道的帆立贝,我们每年秋天会出口贝苗到中国大陆,养殖在大连的海域。好像叫做獐子岛。

我们北海道最大的秘密,就来自于西海岸的扇贝。之所以采用垂下式养殖,并非考虑垂下式便于管理和捕捞,这只是幌子。秘而不宣的核心是共振。

扇贝到了每年初冬,会因为发情而扇动贝壳,由于通过绳索相连,很快就形成了共振。不要小看这共振,虽然西海岸远离地震带,不至于形成地震,但是每天凌晨,超过50万只扇贝产生的共振波,还是能够沿着海底地壳传播到很远的地方,比如中国东北。

扇贝是对振动极其敏感的生物,所以我们日本一直在研究用扇贝预报地震。而正是基于此,大连的扇贝能够感受到从北海道传来的振动波,对于它们来说,那是故乡的呼唤。

日本的专家在给大连方面提供养殖建议时,提出了下撒式的方案,所以大连的扇贝都是放养在海底。这给它们跑路提供了便利,每年冬天,大连的扇贝在感受到同胞的呼唤后,就会循着振动波开始一场伟大的回归。”

我感觉自己在听天方夜谭,就算扇贝真有这本事,大连和日本之间还隔着个半岛呢,它们顺着振动波游过去,只会游到朝鲜。

渔民仿佛看穿了我的疑虑,他解释道,扇贝的本领不仅仅在于感知振动,它们还对温度敏感。扇贝的适宜生存温度是5度以上,所以它们会本能地循着暖流游动。

我颤抖着点亮手机,百度了太平洋的洋流图。

黄海暖流和日本暖流(对马暖流)在朝鲜半岛南端汇合,给扇贝形成了一条完美的赴日航线。

“每天早上三点,我们会准时来到码头,观察远道而来的大连扇贝,这是它们的起床时间----扇贝也需要休息的。接下来大连扇贝拼命地扇动贝壳游啊游,这也形成了共振,和北海道扇贝发出的振动波在大海中央碰撞,就产生了这隆隆声。”渔民继续给我科普。“隆隆声越来越接近日本,终于在经过长达3个月的跋涉后,第一批大连扇贝在今天到达北海道。接下来每天都会有大连扇贝到来,2016年,共计有1.3万吨大连扇贝从獐子岛游回北海道。这是史上最伟大的迁徙,堪比当年智人从非洲走向欧亚大陆。”

我沉默了,事实是如此的令人难以置信,却又无从辩难。我思考了很久,终于找出一个不合理之处,我问渔民大叔,既然双方都在向对方发出振动波,那为何只有中国的扇贝游回日本,而日本的扇贝却不游向中国?

“所以北海道西岸的扇贝要用绳子串起来,他们倒是想去远方,可是走不了啊!”大叔奸笑道,大和民族两千年来的智慧全刻在他腮帮的褶子上。

我的独立调查就此告一段落,我想,这足以给某上市公司正名了。扇贝真的会跑路,不,它们是在回家。

作为调查的结尾,我去百度了该上市公司“扇贝减产”的公告,我看到在公告发布(1月30日)的前一天有如下新闻:

这在三十六计里叫啥来着,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首相亲自出马掩护扇贝撤退,小日本真是苦心孤诣。

回国后为了彻底验证这一理论的真实性,严谨的我还是设计了生物实验。

在成都买不到北海道的扇贝,只有用普通扇贝代替:

给扇贝播放它们的家乡歌曲,唤起乡愁:

奇迹真的出现了,扇贝奔向了音源:

当然,这批扇贝跑不到日本去,它们错把电磁波当成了同胞的振动,跑进了我的微波炉。没文化太惨了。

在把扇贝肉吃进嘴里的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渔民大叔那句“西稳多斯科棱”的意思。那是一句英语,“Seawind is calling”.

那隆隆声就像海风,在Calling you coming home.

      分享 
下一篇 :
出井蛙蛙

李开复:遇见“OMO”智慧

资本·创业

文|李开复(Kai-Fu Lee) 两年前,早上当我从北京的办公室里往下看,看到的是车水马龙,拥堵非常严重。而今天我再往下看的时候,却是来去匆匆的橘黄色自行车,这就是现在的上班族骑的“智能”自行车。如今,“智能&rdq

2018-02-17 42 72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