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井蛙蛙

在线直播:答题迎来黄金春节档 撒币后难免终极一战

资本·创业 2018-02-17 5 739

今年年初至今的在线答题热要一段时间才能平静。

作为2018年一开头就出现的爆款,最开始参与在线答题的是有王思聪“加持”的冲顶大会,没几天,今日头条、花椒、映客等巨头先后宣布进场。

借用王思聪的总结来说,2018年的第一周,互联网的大事是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如今在线答题已经演绎成一场席卷大半个互联网的集体事件。除了一直播、陌陌等直播平台也快速跟进,百度、阿里也推出了各自的直播产品。

答题分奖金的模式和不断飙升的奖金体量背后,这一波在线答题热也被解读为突然烧出来的风口。但直播平台集体跨界答题也折射了当下移动直播的困境。

集体撒币买流量

王思聪年初在朋友圈发文——“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很快“回怼”——“思聪公子,我是12月24号开始撒的,我以为就是我一个撒,没想到你们都撒,不管你们撒不撒,反正我准备了10个亿,我会一直撒的!”

事实上,在直播大战开始时,各大平台都温和地保持在每场奖金10万以下的标准。

随着“红衣教主”周鸿祎的“出界”,直播答题开启高奖金模式。

1月6日,360和花椒合作的《百万赢家》将单场奖金提升至102万。由此,直播答题的奖金金额陡然提升至百万时代。两天后,周鸿祎又在微博上喊话网友“分的少,那就加100万单场奖金200万,怎么样?”于是,《百万赢家》当天将原定的一场比赛金额临时提升至200万,创下了全网直播答题节目单场比赛金额最高的纪录。

对于如此大手笔,周鸿祎公开表示,“你们都撒币,我大撒币,比你们厉害。”随后王思聪也不甘示弱约战:“一起撒币。”

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接受一财科技采访时表示,各家平台集体砸钱背后是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衰退,获客成本不断提高的现实。于是,以在线答题这一形式展开的新一代互联网广告模式获得了市场认可并迅速扩散。通过奖金吸引客群,并且引入广告的模式已经迅速得到了各位投钱大佬的认可和想象。

在获取流量成本水涨船高的当下,直播答题成了快速吸引流量的全新玩法,一时间吸引多家平台蜂拥而至。但后续如何留住用户,并且在持续烧钱之后成功变现成为当下各家较量的重点。

微影资本合伙人徐东升对一财科技记者表示,直播是一个大的赛道,to C的变现能力非常强。最新出来的问答类节目其实以前在电视媒体上也是非常成熟的,在直播平台上爆红,是和直播的强互动性、对用户的黏性分不开的,也是直播平台拉新和变现需求的体现。但这种形式会不会成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还需要观察。

但是,对于各家平台争相“撒币”,徐东升却认为,“这场战争不会是一场资本的战争。”在他看来,答题类的节目,并不是看谁投的钱多谁就能赢,还是要看内容的精彩程度、互动的能力,以及商业模式的策略。

直播平台的终极一战

2017年,映客以相当另类的资本化方案“委身”宣亚国际被视为直播行业的一大变数,而这个变数拉开了直播行业下半场的序幕。而这个“卖身”的故事在历时8个月几经周折之后以流产告终。

而这背后,在政策监管高压下,资本变得谨慎,直播平台现金流吃紧,行业格局重新划分。虽然以映客、花椒、斗鱼等为代表的直播平台突出重围,但竞争格局依旧激烈,直播持续盈利和竞争壁垒问题也为外界质疑。

在易观互动娱乐行业中心分析师王传珍看来,直播平台集体跨界答题也体现了当下移动直播的困境。

“现阶段的移动直播虽然在直播+、直播综艺等内容上做出了探索与改变,但依旧没有走出秀场内容的天花板。而手机APP直播大大降低了用户参与门槛,扩大了参与群体,直播答题也大大激活了直播的实时互动性,让直播厂商蜂拥而至。”王传珍解释道。

腾讯社交网络事业群互动视频产品部总经理吴奇胜此前接受一财科技采访时表示,直播平台瓶颈期主要有三点,第一是大浪淘沙,没有实力、老块钱的或者是打擦边球的会被淘汰。第二互联网行业流量成本越来越高,直播对流量的消耗比较大。第三直播面临内容分化,直播+公益,直播+教育等垂直化内容会日渐丰富。

值得一提的是,从千播大战一路走来的直播平台们,虽然热闹和喧嚣都还在,只是硕果仅存的这几家大直播平台已经开始忙着讲直播之外的故事了。

2017年,花椒直播在其6.0版本中添加了MV短视频和多对多视频社交功能“开趴”。换言之,在6.0版本上线之后,花椒直播也加入了短视频大军,将与今日头条旗下音乐短视频平台“抖音”以及同类平台“musically”、“奶糖”等形成正面竞争。

而陌陌此前上线的8.0版本变化要更惊人。在这个被不少用户戏称为打开了一个假APP的8.0版本中,陌陌对自家拥有过亿用户体量的APP首页来了个彻底的改头换面。除了抛弃原有设计,采用模块化入口的形式展示“附近的人”、“点点”、“直播”等功能,陌陌还一口气在首页引入了“快聊”、“狼人杀”、“派对”三大实时视频社交功能。

不过,整个行业来说,直播平台近来都多少有点“不务正业”。

原本专注于泛娱乐领域的花椒直播在2017年宣布进军游戏直播;而主打游戏直播的斗鱼直播从2016年就开始就在加码综艺板块。

原因似乎也很简单,直播平台在用户层面都有焦虑,特别是当直播行业本身发生变化,泛娱乐直播天花板开始显现,直播行业的整体景气度也趋于下滑的当下,如何保证用户留存问题一直考验着各大平台。

与蜂拥而上的在线答题热异曲同工的是,短视频、自制直播综艺、移动视频社交等新玩法成为2017年直播平台的重要战场。

而这背后,几乎所有头部直播公司都在试图跟上投资人的逻辑。毕竟,如今的投资人看中的不再是只做纯直播那一套,而是即时视频社交、PGC自制综艺、造星计划等新玩法的想象空间。

对于直播平台的未来,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朱悦认为,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将在未来呈现场景垂直化衍生、变现模式多元化和技术变革三大主要发展趋势。一个巨大产业正在形成,就看几家平台谁能撑到最后,赢得最后的胜利。

      分享 
下一篇 :
出井蛙蛙

争流量、抢用户、拼内容,BAT春节营销各有所图

资本·创业

近年来,春节俨然成为互联网巨头们最重要的营销大舞台。今年春节,红包大战依然热度不减,BAT中的阿里、腾讯继续领头,而今日头条、苏宁、快手等纷纷跟进。其中最具热情的是阿里,今年旗下共有支付宝、淘宝、苏宁、微博等四家推出了红包活动。腾讯今年要低调得多,只有QQ

2018-02-17 9 424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